会员登录

在线捐助

奉献爱心 支持教育

Amount: 

在线会员

We have 40 guests and 1 member online

访客统计

Content View Hits : 5553729
愛心教育園地

風雨梯航不忘感恩與奉獻

南山樓主

我認同:做人要懂得“感恩”和“奉獻”。誰是你最先應該感恩的呢?當然是你的父母;信教的,當然是上帝和教祖。記得小學時讀過一篇文章,告訴我們一個大餅是由一千多人做成的,說明我們生存在這個社會,需要上千上萬人的合作,才能生活得溫飽。所以,感恩的對象,也包括親朋、戚友、師長、人民、社會和國家。有很多人在吃飯前都要祈禱, 先念感恩詞。這就是教我們不要忘本、要懂得“感恩”;“感恩”的對象太多了。

今日社會,互相殘殺的事件常常見報;沒有愛心,互不痛惜對方的,也大有人在,這是教育的失敗所造成。我一向强調,二十一世紀的最重要的任務,就是要改革目前的教育使教育的目的可以時間,不是空談。中國的教育不是不好,就是無法踐教育的目的,所以才有這麽多【老虎】和【蒼蠅】的出現,把國帑帶到國外,也累了他們的後代。

目前,把學位、技能當作是教育的目的,不講人品、不講倫理、不講德育。中國幾百年來,受盡列强的欺淩,造成很多人都對我們五千多年的文化失去了信心;五千多年的文化幾乎已經被兩百多年的西方文化取代了;西洋的物質文明已經淩駕了東方的精神文明。所以,每個人都先顧自己,求出位,求成名,不顧對別人獲國家可能造成的損失。强大的國家,如美國,英國,也不例外;講的一套,做的又是一套,都是為自己的利益著想。目前,懂得報恩的人,越來越少;社會走向墮落,人人都覺得沒有錢,就沒有安全感。所以,不顧一切,先拿到一桶金再說。其實,也不要太過失望,好人還是有的。我一世人就遇到不少好人和貴人。 下列,就是我遇到的一些真實故事:

沒有台灣國民黨政府的獎學金,我進不了台大,也進不了任何大學。在台大念書時,跟南懷瑾老師學靜坐,醫好了我,纏繞了我十多年的惡夢。真是感恩不盡。

1965年臺大畢業後,跟幾位同時皈依的師兄弟到台中跟李炳南老師和凈空法師學佛;離開時,李老師給我了我一份楞嚴咒;淨空法師對我說,老師人人不給,只給你一個人,你一定要帶在身上。果然,在返馬途中,飛機到了香港,機輪不能降落,不得不再飛回臺北松山機場。這是我才知道淨空法師說的不錯。一場虛驚,平安度過。感恩感恩。

West Port西湖餐館當服務員,大廚警告其他的服務員說,不要欺負我這位新來的人,他是要找幾分錢回去念書的,跟你們不同;否則,我就你們就會知道滋味。所以,三個月的工作都非常順利。因爲他也有小孩在念大學,知道教育的重要。

1968年暑假過後就在紐約結婚,多倫多僑領伍卓生先生的堂兄,伍活時先生,借我禮服在紐約市政府注册,也請來了紐約的一位居士當當證婚人;結婚請客兩次,一次給西湖餐館同事;餐後,西湖老闆不收我一分錢;第二次,在紐約請伍活時先生和他的家人,餐後,也是伍活時先生付錢。這都是我事先沒想到的。伍卓生先生一家人都給了我們很大幫忙,他給我寫封聘請信,請我到他的同鄉店裡工作,很快就獲得移民局的批准。在加拿大的定居,都是由他安排的。他就是我們在多倫多的第一個【親人】。俗語說,在家靠父母,在外靠朋友,一點都不錯。

當時的加拿大政府對我們真的關懷備至。一來到,就問我們有沒有錢交房租,是否已經找到工作;還給太太津貼,鼓勵她到學院攻讀會計。所以,加拿大政府,也成了我們的貴人和恩人。多倫多Simpson 公司,給了我聖誕節臨時工,過後就親了我但戰功;不到三個月,就剩我的薪俸部的主力,接著,機身我當副經理,一路過關斬將;太太在Simpson,一路都得到不同老闆的照顧,直到退休,也貴人的相助,感恩不盡。

以後,我們就一邊工作,一邊看孩子,一邊進修。想到看孩子,也多得一位客家人,我們都叫她做【伯娘】的房東,還有一位搬家後遇到的侯伯母。我們上班後,小孩都由他們先後照顧,直到小孩完成小學和中學的課程。

我晚上還在Seneca學院兼課,教電腦。 我先後換了三次工作,都是從文科研究院畢業後,走進與電腦有關的工作;最後到了IBM,當電腦系統分析師,質量鑒定師,都可以說非常順利。在IBM提前退休,先後當過三間國際學院的副院長,也到過北京和青島幫朋友辦學,在北京和青島當國英文老師;也到過兩岸講課,對祖國非常瞭解,堅定了,“不管祖國怎樣差,我都愛她”的信念。幫助過幾位大陸的同學來加拿大讀博士學位,獲得IBM工作。

當時,在IBM工作與中國有來往華人,都受到親美政府和美國公司的懷疑和監視;本人也爲了要到中國講課,也受到英國人,二綫老闆的不滿,後來幸得加拿大IBM 大老闆B.  Anderson 的支持,才過關。大老闆還在他生日的那一天晚上,跟我到總領館見張明達科技領事,討論有關學生到加拿大IBM工作的交流項目。終于,安徽科技大學也選了一個學生到IBM工作。後來因爲六四事件,這位學生變質了,也離開IBM不回去了;互換員工的交流的項目也停止了,這令我無法跟二綫老闆交代,也令我非常尷尬。其中還有一個換人的故事,也花了我很大的功夫,才能把原先選到而被撤換的一位女士申請出來。他來到加拿大繼續完成了她的讀博士學位。加拿大IBM還送了世界第一副桌上電腦給南京科委。

爲了到中國作科技交流,本人和李正叔也花了足足半年的時間準備;後來,還在多倫多大酒店舉行了一次國際性的“世界華人電腦大會”,邀請了不少中國的科技人才前來參加。

沒有加拿大開放的移民政策,我來不了加拿大;沒有美國的Fulbright的助學金和檳城鍾靈中學蕭遙天老師的幫忙,給我寫了一封介紹信去拜訪各地鍾靈校友會會長,還有馬來西亞佛教界,如竺摩、廣義、廣餘、金星等諸位法師,籌到來美國的旅費,我也沒有能力到美國來年研究院。他們都是我的貴人和恩人。

沒有小學同學鄭秀珠、鐘廣北和石華南;中學同班同學,黎業清、李文昭和陳和群給我課餘的指導,我也不會那麽順利地念完我的中學,獲得校方認爲值得贊賞的成績。黎業清指導我寫作,李文昭指導我書法,陳和群指導我英文,一生難忘。沒有他們,我不會有那麽好的成績,可以由校方保送到台大念書。

在台大時,跟李炳南老師、凈空法師、南懷瑾和周宣德居士學佛,得益良多;也先後獲得加拿大詹立吾獎學金、台灣廣西同鄉會獎學金、台灣智光獎學金;佛曲創作比賽冠軍等。所得到的獎學金,都拿來捐獻給慈善機構和台大晨曦佛學社。

除了父母、太太、親戚、師友及以上所提到的貴人之外,我一生人還遇到不少過去從未見過面的貴人,也包括黑人作家,Booker T. Washington (Up From Slavery 的作者)和民權鬥士馬德路德金博士,導引我要自愛之外,也要幫助窮人,鼓勵和幫助他們讀書。是我深深體會到,人生不離教育,教育改變人生的重要性。

我在中學時,久立定我的掙扎目標和人生目標。讀完大學,再到國外留學,使我第二代可以跟得上時代,可以跟上層社會的孩子平起平坐。這目的,可以說已經完成。

在中學時沒有寫筆記的習慣,在台大讀書,教授要海外學生叫筆記。又怕寫的不好,或遺漏。幸得當地的同學借筆記作參考,才能過關。所以台大外文系同學也是我的恩人。

目前看到孩子們對孫子的栽培,才覺得自己不如他們,感到有點內疚。希望他們能夠瞭解我們當時情況,我們當時,實在沒有能力像他們今天那樣照顧孩子,那樣的周到。

我六歲遇到火灾,幾乎送命,感恩父母與舅父給我一年多的悉心照顧,才能重新學走路;十二歲媽媽帶我到怡保醫病,錢用光了,只剩下足够購買公車票帶我回家,好讓我死在家裏的錢。沒想到,在公車上遇就到了到貴人,給了我媽媽一點錢,叫她在中途沙力的觀音廟下車,求神取藥。 信不信由你,就這樣救活了我。母親一生行醫,所得的【紅包】都留下來寄給外祖母;也許,這就是她修來的福,救了她的孩子,是我家裏的貴人。

1968年,我只帶著美金二十五元從印第安那州到紐約去找暑期工作,在公車上就遇到了貴人,他代表岳父聘請了我當餐館的招待員,吩咐我一到紐約,就轉車到肯納地克的West Port,下車後,就會有人來接我。誰找事做,有我那樣幸運?誰敢帶著25元美金就到紐約來找工作?因爲,當時的我,認爲世界都是好人,只要不計較,不會找不到工作,不會找不到住的地方。現在想起來,真是太大膽了,太天真了。

2006五月31號從中國回來,六點到家,九點進了醫院,十二點心臟停止;後來用體外起搏器把我救回,死不去;2010年我到台灣上易經大學上課,在臺北旅店摔了一跤,脚上穿了一個小洞,三天後,幸得好友陳年送我到易經大學附近的瑞安養老院醫治;據說,再遲一天很可能就得去肢才能保命。朋友也是我的貴人和恩人。

2006年,死不去,從醫院出來,就馬上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,告訴大家:我有個心願尚未完成;那就是要成立一個【愛心教育慈善基金會】,幫助貧苦的孩子上學。沒想到,馬上就得到不少人響應和支持, 包括加中企業家協會,加拿大婦女專業協會和社團的有好;在學的大學生,陳喆、宋剛和老友李叔正等專業人士;還有屈良國、彭良健、林達民;教育界的朋友,加拿大獲得最高榮譽獎的Kirk Wipper博士、學長拿督教授劉宗正博士,學長黃維德醫生和黎業清校友的大力了支持;多倫多張良成大律師願意當我我們的法律顧問;還有來自馬來西亞的李振光市議員,遠自新加坡、台灣和美國的同學和朋友,都極力支持。最難得的是我不認識的趙善康夫人,捐了兩萬元美金給我,助我成立基金會。後來還有,林子舟先生也大力支持我,給我添置新電腦等,這些都是我的貴人和恩人。

最幸運的是:我有三條大血管受堵塞,在我準備前往醫院做搭橋手術,作最後一次檢查時,醫生告訴我:“你所有血管都已經通了;無需搭橋了”。這貴人是誰,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只知道:我這生人欠人的恩惠太多,回饋社會,隨緣盡力,不敢忘本。

直至2013年的10月,我們先後成立了三個非牟利機構,各有各的董事局,分別處理內部的行政工作。一個是政府註冊的慈善機構(LTEF – 愛心教育慈善基金會),爲四川汶川地震捐助了加幣27萬;海地地震將近一萬;多倫多社區的公益團體將近六千元;另外一個非牟利 機構(LETI – 環球愛心教育基金會),也資助了中國貧窮山區兒童達六百人上學。還有一個是個世界性的非牟利機構(EDUIP- 世界愛心教育基金會)。 三個機構,各有各的籌款對象,都在爲行善經營。 EDUIP,需要伍拾萬加幣作永久基金;須要成立愛心姐妹市、愛心商場和世界各國代理機構。目的在將它成立為世界性的慈善機構,向紅十字會那樣的機構。

2015年開始,EDUIP將成爲一個多元化的機構,會有非華人出任董事。本人決定於2015年一月30號爲中國陝西秦巴山作一次籌款後,就宣布退出所有社團的工作,把未完成的願望,寄托給接班人了。年紀打了,精神、體力、視力和健康都問題,不是逃避責任或偷懶。

我覺得點滴的“奉獻”,不必計較別人說你在“沽名釣譽”、或“杯水車薪”,或沒有作用。有錢人也有行善布施的道路,比我們的大得多,如李建成、陳嘉庚、陳六使的奉獻使我們望塵莫及,功德無量。 一點愛心,猶如一滴水米、能使失望的人得到一點溫馨。小小的“奉獻”,就像小草獲得一滴甘露、像在黑暗見到了光明、給“力爭上游”的人,帶來一份鼓舞和力量、使他能在困境中繼續奮鬥;小小的奉獻,有時也能助人起步。“勉之勉之,不以善小而不爲,“風雨梯航,不忘感恩與奉獻”,是我導航的指引。

有人願意協助我們在多倫多籌建一個“愛心文化實踐中心”作為“世界愛心教育基金”(EDUIP)的基地,如果“世界愛心教育基金”能够成爲世界性的慈善基金會。五十萬永久基金,是第一個關鍵。能否實現,就得看能不能遇到貴人而定了。

就得看能不能遇到貴人而定了。

 

Page 1 of 13

合作机构

愛心教育慈善基金會
www.ltef.ca

環球愛心教育基金會
www.ltei.org

 

义工团队

义工团队
诚聘义工
欢迎加入

 

 

Copyright© 世界爱心扶贫教育基金会 Education International For The Poor

网站设计:VIP Studio [VIP设计事务所]